地方资讯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“战狼”突击——记陆军第七十六团体军某特战

发布日期:2021-08-17   

  最美新时期革命军人
  “战狼”突击
  ——记陆军第七十六集团军某特战旅营长刘近

  在第76团体军某特战旅,营长刘近的身形最好识别:1.81米的瘦高个儿,皮肤最黑,嗓门最大,左眼的眉骨处有一条模糊可见的伤疤。

  在该旅,表示凸起的特种兵会被授予“天狼壮士”称号,刘近则被称为“狼头”。入伍17年,他先后完成国际比赛、全军跟陆军各类比武比赛、中外联演联训等10余项重大任务,荣破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5次,被中心军委表扬为“全军军事训练进步个人”。

  见证诸多声誉出生的,是训练时留下的大大小小20余处伤疤。特战八连小队长李鹏飞在先容他时评估,“如果你想知道特种兵是什么样,可以看一看刘近”。

  遍布全身的伤疤中,最危险的一条在眉骨,那是2005年刘近参军第二年时留下的。当时连队研讨滑降课目,上等兵刘近自动请缨第一个尝试应急下滑动作。他将绳子绑在背地,直接从一处陡崖跃出,呈“大”字形向下扑去。降落过半时,一根横生的骆驼刺忽然挂住了绳索,刘近动作失控,紧迫关头将手反插进环扣死死拽住,才防止直接摔到地上,头却狠狠撞向了旁边的一块山石。

  “再晚0.1秒,我可能就没命了。但这才叫‘应急’,练的就是危急关头怎么办。”现在刘近笑着摸了摸疤痕,骄傲地说,“既不懊悔,也不后怕”。

  “拼命”是刘近一贯的训练“画风”。在新兵营时,刘近就把午休和熄灯后的1小时拿来加练。3个月后训练结束,刘近在射击考察中打出了50环的满分成就,荣立人生中第一个三等功。

  “训练场上拼命,战场上才干幸不辱命。”这是刘近说了10多年的口头禅。在他心中,“特种兵为战场而生”,所有都是为了走上战场的那一天。

  2012年,刘近加入约旦国际联演联训任务。任务期间,他天天“缠着”约方指挥官讯问实战教训,白天交换的播种,晚上整顿在本子上,研究翻新“中国式打法”。约旦官兵清晨3点接到义务紧急出动,刘近也从床上爬起来跟去围观。回国后,他将经验总结收拾成讲演,又据此改良了多项实战化任务操作流程,大大进步了连队练习效力。

  最贴近实战的一次竞赛在2017年,刘近率队参加巴基斯坦国际“团队精力”比武竞赛,这也是中国陆军首次参加该项比武。他率领7名队员,与来自另外6个国度的14支精英分队同场较量,比赛的场地是一片原始森林,“一切都是未知的,走进赛场就像走进战场”。

  很快,重重考验让刘近充足感触到战场的滋味。第一天晚上,小队行至一处断崖边,任务点在对岸。幽黑的峡谷深不见底,舆图上对谷底的情形标注是一片空缺,如果绕道而行,要多走至少20公里山路,很难在划定时光内抵达终点。

  李鹏飞就在那天的队伍中,他记切当时已濒临深夜12点,小队成员都已筋疲力尽。湿润闷热的丛林和随时可能有野兽出没的恶劣环境,让不少人萌发退意。刘近发明后,将大家招集在一起。

  动身前,主办方曾交给每支队伍一个警报器,上面有电子定位体系,假如碰到危险可以随时拉响呼救,同时象征着退出竞赛。站在断崖边,刘近取出警报器,当着队员们的面一把拽断了电线。

  “咱们是中国军人,不晓得什么叫废弃。要么逝世,要么跟我走出去!”刘近说完,率先爬下了悬崖。队员们的斗志霎时被点燃了。李鹏飞至今记得那一天的画面,刘近在步队最前方,拿着砍刀劈开一路荆棘,在黝黑的夜色中一步步向前移动,全部小队跟在后面。每个人身上都被树枝划出一道道血痕,但不一个人再说撤退。

  三天两夜的比赛后,中国队第一个到达终点,独占鳌头。当颁奖时中国国歌响起,队员们都冲动得哭了。李鹏飞后来回想说:“如果然的身处战场,刘近就是那个能喊出‘看我的,跟我上’的人。”

  诸多比武竞赛经验也被刘近带回了训练场。从巴基斯坦回国后,他和参赛队员花了半个月时间整理总结,构成了万余字的总结呈文,后来订正成训练教材,在全旅推广。

  更多的参赛经验则直接体当初“魔鬼般的训练中”。刘近绰号“魔鬼教头”,训练以“心狠手辣、冷淡无情”著称,他在全旅发展“魔鬼周”集训,将每次比武竞赛遇到的特情搬回训练场,设置的课目难度一直进级:10公里泥潭负重行军、穿梭催泪瓦斯、野外生存吃蝎子蜥蜴、在冰水里进行抗严寒训练……

  2018年,该旅组织特战尖兵“天狼集训”,刘近担负总教官。女子特战集训队中士代办排长米倩参加了此次集训,后来她开玩笑说,那是段“地狱般的日子”。

  10公里长的泥潭里混淆着垃圾粪便,投掷在岸边的催泪瓦斯让集训队员泪流满面。米倩忘不了总教头刘近在队伍旁的嘶吼:“如果这是战场,你们是要清洁要体面,还是要爬从前实现任务?”

  “当时不懂得,一次次被逼到瓦解边沿,真是恨透了他。”米倩笑着回忆说。但训练停止后,她和战友们拥抱了刘近,“阅历过一次,就会知道实战化的主要性。他帮我们在极限挑衅中完成演变,告知我们真正上了战场要怎么做。”

  只管“魔鬼教头”的名称让人“胆寒”,但每次集训报名时,官兵们仍是异样踊跃。“大家都知道,随着刘教头练一练,不仅是成为‘天狼’,而是能够成为‘战狼’。”米倩说。

  刘近对这些称说并不介意。在他看来,重要的不是铸造一个人成为“特战尖刀”,而是带出一支“人人是尖刀”的特种兵队伍。

  “我要培育的是一群能打仗的特战尖兵。只有能打赢,叫我什么都行!”这位“魔鬼教头”动摇地说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郑自然 起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纂:陈海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