刷机教程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刷机教程 >

东京奥运会播种一银两铜 肖若腾:我就是本人的

发布日期:2021-08-21   

  东京奥运会收成一银两铜
  肖若腾:我就是自己的冠军

  肖若腾1996年诞生于北京,言谈中有股老北京的声调。在过去五年中,他已经成长为中国体操男队的相对中心。在刚闭幕的东京奥运会,肖若腾在男子团体项目上,打满了六项并且全体成功,这在中国体操历史上是一个很少见的情形。肖若腾与中国体操男队在团体项目上最后获得了季军,成绩与上届奥运会持平。此外,肖若腾还失掉男子个人全能银牌和自由操铜牌。

  在歌曲《以梦为马》中,肖若腾有过一段出色的说唱:“其实没有时间思考,要去争夺每分每秒,从4岁训练体操,到7岁单身住校,无论金牌或是银牌,都是我的自豪,既然要做,那就做到意想不到……,HIP-HOP它是我的爱好,但它不是我的工作,不像是体操比赛,没有对错,无需通过,只是把我想说的,全都对着你去诉说,如果还有幻想,就请你现在去做,举动起来不怕失败。管它带来什么,是胜利或是挫折,是悲伤或是快活,贯彻始终不放弃,对自己不要惧怕,有妄想的光照着你,会变得更增强大。”

  这段说唱的歌词是肖若腾自己写的,伤病在身的肖若腾形容自己是懦弱的“黑胶唱片”,只有在最重要的时刻,能力把自己这张“黑胶唱片”放给大家听,东京奥运会显然就是这一重要时刻,让肖若腾开心并感到骄傲的是:“我做到了。”

  里约奥运会前

  因伤遗憾落选

  讲述肖若腾的故事,要从2016年3月说起。当时的肖若腾虽然还不是中国体操队的领军人物,但他的天赋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。时任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非常看好肖若腾,很愿望他可能参加当年的里约奥运会。

  依照中国体操队的奥运提拔措施,在正式发生参赛名单前,需要通过三场队内测试,但在第一场第一个名目自在操,肖若腾做一个难度不是很高的落地动作时,可怜的事件产生了,他落地后手撑了一下地。“当时,教练告知我们,全部体操馆都能闻声,啪,一声。”肖若腾的母亲赵秀丽对北京青年报记者回忆,“后来肖若腾做了核磁检讨,胳膊有两个大筋,他断了一根半,剩下没断的也差未几断了。你想想,那是如许的疼。”

  当时距离里约奥运会只有三个多月了,如何治疗伤病,成为中国体操队教练组与肖若腾最大的烦心事,仅就伤病治疗的层面,尽快接收手术肯定是最优抉择,但这象征着他确定将错过里约奥运会。但如果是保守治疗,谁都无奈保障三个月的康复时间,就能让他到达比赛的身材状况。

  最后肖若腾想赌一把,经由与中国体操队、医疗、痊愈专家、保障团队的充足沟通,他们决议还是守旧医治。“那些天,他天天一把把地吃止疼片,现在想起来都揪心。几乎是太难了。那段时间,我们每天视频完都会泪流满面。”赵奇丽回忆说。

  肖若腾与家人有个多年坚持的习惯,不论他训练多累、多晚,他都会每天与家人视频通话。赵秀丽说肖若腾凭借自己的刚强意志,“还有与教练组、队医一起配合,咬牙挺过来了,但最后他的身体状态还是没能达到上奥运会的要求,所以他非常遗憾地落选了。看到这些,我们当父母的,觉得孩子这个阶段的苦真是白受了,那种疼是凡人不能忍耐的。”

  里约奥运会的落选对于肖若腾的打击不问可知。“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练体操这些年中最大的一次挫折了。”肖若腾对北青报记者回忆说,“因为这不是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上不了奥运会,而是你已经很濒临了,但最后时刻你还是没法去参加奥运会。那是心理上的一种打击。”

  肖若腾尔后多少个月时光情感极度低落,他本人将那段时间称之为消沉期。“就是不想短期内再去触碰体操,我放低了自己的请求,并不是我要放弃体操,我从始至终都未曾想过废弃体操,由于我十分断定体操是我最善于,也是最酷爱的货色,但当时我想的是,假如我打不了奥运会,我能够打世锦赛、全运会等。”

  肖若腾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才从这段低沉期走了出来,教练、队友、朋友、家人的赞助,天然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,但比这更症结的是,他重新找到了练体操的快乐。“这种快乐是一种很放松的感觉,不会让自己绷得那么紧,而是一种放松的状态。”

  热爱体操天赋高

  但从半山腰到顶峰每步都艰苦

  从新回来的肖若腾,持续展示着他在体操上的天赋与实力。“我是一个天赋很高的活动员,从小到大,教练和队友都说我是一个天赋很高的运动员。简略来说,别人练一个动作,可能需要做十次,我就须要做两个。”肖若腾说。

  有禀赋始终是肖若腾身上的一个赫然标签。据肖若腾母亲赵奇丽回想,肖若腾小时候很瘦,也很爱动。“咱们最初让他接触体育,就想让他多吃点饭。有一个友人在东城体校,就让肖若腾去看了看,他很爱好。教练说肖若腾的综合素质特殊合适练体操。”

  “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体操。每次我都喊着去体操房去玩,这些器械在我眼里就像是玩具。”肖若腾回忆说。2005年,肖若腾第一次参加比赛,在李宁杯全国体操少儿锦标赛上,他取得鞍马跟双杠冠军,集团第二。

  赵秀丽说:“那次比赛回来,肖若腾跟我说的话,给我的感觉是,他觉得练这个项目特别有声誉感,体操能让他有发挥到极致的感觉。让他练体操,并走上职业道路,我们也是纠结了良久,肖若腾当时学习成绩也不差,说心里话,也不必完整去靠当运动员改变运气,但他就是喜欢体操,我们后来决定还是按照孩子最喜欢的东西去发展。”

  对此,肖若腾说,“我小时候,父母很尊敬我的喜好,他们会给我良多的取舍,素来不会逼着我去做一些事情,当他们觉得我无比喜欢体操之后,就会辅助我继续在这条途径上走下去。”

  肖若腾此后在各项竞赛中开端展现自己,青少年比赛、全国比赛、全运会等,他都获奖无数。“我感到练体操,就像是攀登珠峰,从山底到半山腰,可能不难,但要想攀缘到顶峰,也就是奥运会,从半山腰到高峰这段路,真是每步都艰巨。”肖若腾向北青报记者这样回想他的体操阅历。

  因伤痛曾产生自我疑惑

  是不是无法继续了

  与其余运发动一样,肖若腾的梦想就是加入奥运会,并站上最高领奖台。从2017年开始,他开始收割国际赛事的冠军,尤其是当年的世锦赛全能冠军,这无疑是他体操生活中重要的一次成就“登顶”,肖若腾说:“这次的世锦赛冠军,对我最大的鼓励是,它让我更加动摇了再次要打奥运会的信心。”

  但肖若腾的奥运之路充斥波折。2019年体操世锦赛之后,他的肩伤变得重大。“那年世锦赛之后,当年的全运会,我也没有比全能项目,其实直到东京奥运会前,这个伤病始终都是这个样子。”肖若腾对北青报记者说,“肩伤痛苦悲伤让我始终无法对一些项目上强度,只能花很多时间去康复治疗,当别人可以学习新动作,练动作的时候,我只能看着,当自己身体感觉还可以或者在一些关键时刻,我就只能练一两次。就比如足球运动员,他永远不能带球跑动,他永远只能是跑步训练的状态。这种感觉对我心理影响很大。”

  大家都在练习,肖若腾却练不了,这种情况让他有时候会产生自我猜忌,“我是不是无法继承了?因为肩伤让我练不了一些项目。这种情况,就像是黑胶唱片,我可以练,但次数不能多,用的次数多了,黑胶唱片就划坏了。所以,我需要在最重要的时刻,才干把我这个‘黑胶唱片’给大家放出来,给大家听。”

  个人全能决赛前

  吃了四片止疼片

  肖若腾所说的最主要时刻就是东京奥运会。在出征东京奥运会之前,肖若腾去病院打了一针关闭。“当初这个时刻,就是咬碎钢牙,也要拼的时候了。”

  东京奥运会,肖若腾是中国体操男队在团体项目必需要打满六项的运动员,他幸不辱命,最后与全队一起拿到了铜牌。此后的个人全能项目,肖若腾急切地希望能够登顶成功。赵秀丽对北青报记者回忆说:“在个人全能项目决赛的前一天晚上,他与我视频,跟我说要上难度,但他也说自己心里不是很有底,动作难度增加了,稳固性会是个危险。但这个孩子,是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,就一定去做的。”

  全能六项,肖若腾在决赛前吃了四片止疼片,并在倒数第二项——双杠时增长了难度,“只有双杠增添了难度,才有更大的可能性去冲击金牌。”肖若腾对北青报记者说,“因为最后一项是单杠,这是对手的强项。所以我要尽可能在最后一项前,让自己的领先分数更多一点。”

  决赛进程在必定水平上并未按照肖若腾的打算发展,双杠实现后,他当时依然位列第一,但当先的分数不多。最后一项单杠,这是肖若腾的一个心结所在,他此前在世锦赛上就曾经在单杠上呈现掉杠的重大失误。“我告诉自己,需要迈过这个坎,这次不迈过去,之后就可能迈不从前了。”肖若腾事后回忆。

  他做到了,单杠整套动作,清洁、美丽,虽然难度并非最高,但品质上乘,最要害是落地站住,就犹如钉在垫子上。

  结束动作,肖若腾登高一呼,那是一种自负的表白。“如果这场比赛满分是非常的话,我给自己打九分,因为在赛前就知道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艰苦,可即使如斯,我做到了,我觉得这场比赛我完全地展示了自己,这已经足够了。剩下的一分,我觉得并非是我最后没能获得冠军,而是有些技能可以再做得更好一些。我是一个完善主义者。”肖若腾对北青报记者说。

  那场比赛,肖若腾因为在动作停止后没有向裁判示意,最后总分被扣除了0.3分,引起了人们有关裁判打分的宏大争议。不外,肖若腾对此一点也不躲避,他说:“如果没扣这个分数,我也没法超出冠军的分数。实在在我比完双杠后,我就晓得自己大略率没法得到冠军了,因为双杠比完后,我们之间的分数不拉开,最后一项只有对手畸形施展的话,就可以拿到金牌,事实证实也是这样。”

  终极名次出来后,位列亚军的肖若腾眼中仿佛有些湿润,但他仍是忍住没流下泪水。颁奖仪式的合影环节,肖若腾说自己有一个霎时,在看冠军手中的金牌。他对北青报记者说:“那一刻,看着金牌,我认为就是一种很含混的感觉,固然间隔很近,但感到却很遥远。”

  为自己骄傲

  我就是自己的冠军

  距离金牌那么近,却又那么远,走下领奖台,肖若腾与助理教练滕海滨拥抱。滕海滨也曾经长短常杰出的北京体操运动员,他的体操生涯也曾经跌荡起伏。中国体操队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丧失了最重视的男团冠军,当时滕海滨的失误直接导致了这个惨痛成果,虽然他在那届奥运会收成了鞍马冠军,但这个单项的金牌分量显然与男团无法平等。此后滕海滨陷入长时间的低谷,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,状态恢复的滕海滨再次回到奥运阵容,但他最后时刻因伤退出,这让他的体操生涯有了一个遗憾的结尾。此后,滕海滨转型担任教练,这几年来他担负肖若腾的助理教练,并对肖若腾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

  肖若腾说:“我觉得他对我的影响是耳濡目染的,特别是在我失败,在我训练不是很好的时候,他不是对我说一些激励或者抚慰的话的那种教练,而是一种反映,就是当我碰到困难,涌现问题之后,他给我一种非常冷静与淡定的状态,他的这种状态就会让我变得不焦躁,可以更加冷静地去解决问题。如果我很烦躁,旁边的人再烦躁,这个事情就很难解决了。我觉得这可能与他的性情、经历都有关联,他获得过成功,也曾经失败过,他能更多地舆解我的心理,给我非常沉着、安宁的感觉。”

  肖若腾心中有疑难的时候,也会自动去问滕海滨,“他就会告诉我,要学会接受事实,要看清现实,我懂得的意思是,人不能过多地想着已经发生的事情,因为时间不会倒流,我们需要向前看。”

  肖若腾在这次东京奥运会上播种了一枚银牌、两枚铜牌,虽然未能获得冠军,但他说很开心并为自己自满:“这次的经历,对我而言异常重要,它会特别深入地印在我的心里。我其实挺感激我自己的,为自己觉得开心、骄傲,在很多难题眼前,我觉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展现出来了。我觉得每个运动员都盼望参加奥运会,都想获得第一,我更是如此。但奥运会四年一届,冠军更是只有一个,其切实这些年中,我觉得自己比以前成熟了许多,对第一名的见解,也发生了很大转变,我觉得没有拿到金牌并不代表就不是冠军。在我的心里,我就是自己的冠军。”

  在《以梦为马》这首歌中,有这么一段歌词:“不要结束步调,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,就向前吧,雾中通关的密码,刮目相待,就算遗憾交叉,以梦作画,不负繁花,就闪烁吧,再不是孤身一人,不要畏惧,做造梦家。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他说着英勇啊,任意发光的霎时,青春进化,你和我向将来动身,觅生机的灯塔,以我之名呐喊吧,以梦为马,来日就快到达。”

  肖若腾,以梦为马,马不停蹄,终有一天,会抵达梦想的此岸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宋翔

  图片来自肖若腾微博 【编纂:陈海峰】